可能就用来放放rps吧。
谁当真谁傻,ok?

[峰宇←日天]略略略(一发完)

我爱邪教,搞邪教让我快乐。

CP关系如标题。

【RPS勿当真】

【RPS勿当真】

【RPS勿当真】

本文并不适合情感洁癖的朋友 :)

本文更不适合爱较真的朋友 :)


鉴于>3人跟我说第一眼是峰哥,我要说,上面那位仰头男纸真的是hrdd。

================================


  【00】

  躁起来了。

  

  【01】

  

  不管是什么档次的婚礼,到最后大约都会成为人群的混乱。

  认识的不认识的在六度空间理论下搅合成一团。

  空气里各种不熟悉的气味交杂发酵,而你的脑袋浸泡在酒精里。

  视网膜成像,扭曲拉伸,光怪陆离的世界。

  刘昊然一屁股坐进沙发里,双脚漂浮了下,才踩上实体。

  他粑了粑头发,手里一直端的酒杯早不知被混进了多少波酒,被他随手翻进一边的果汁里。

  天衣无缝。完美。

  “刘昊然!”

  他听见有人叫他,刘昊然晃了晃脑袋,从胸腔里长长吐出一口气来。

  脑袋下枕着的皮垫似乎有点湿,但懒得起来。

  不远处的乐队还在奏着轻快的小调,但那些也似乎都在远去。

  实话实说,他离真的喝醉还有着不短的距离,但傻瓜才由着人折腾呢,他在这里算是晚辈,自然也该有点晚辈的低调。

  “刘昊然。”

  喊他的声音更近了些,不算熟悉,却是蛮好听的。

  刘昊然的眼珠在眼皮下滚了滚还是决定闭眼装睡。

  很快一个热源就挨近了他,三两根手指戳了戳他摊开的胳膊,再接着就是身旁位置猛的一陷,某人大大咧咧地坐了下来。

  “嘿。”

  对方喘着气,小小地吐出个气声,算是打过招呼了。

  “你没喝过吧,这么满……”

  刘昊然猛地睁开眼,也就来得及看见马天宇一仰头毫不客气地把那杯果汁给咕咚咕咚喝了下去。

  

  “呃……”

  “怎么?”

  刘昊然盯着马天宇的脸,对方伸出舌尖舔过下嘴唇的动作以放慢一万倍的速度在眼前流动。

  “……我喝过了……”刘昊然说的有些迟钝。

  “算了。”马天宇,马老师,在这位小自己十一岁的娱乐圈后辈面前,大手一挥。

  “不嫌弃你哈!”

  随后,他的耳朵迅速蹿红了。

  

  【02】

  

  新郎官袁弘左拥胡歌,右抱彭于晏,被架着过来的时候,已经喝到高的不能再高了。

  最后的清醒让他攥着舍友老胡的手指点人报数,终于发现自己遇人不淑,有两位伴郎并没有有难同当,有酒同灌,于是指挥着人力车夫来找人。

  一路披荆斩棘,摩西分海地来到沙发前,就看到马甜芋正四仰八叉地躺在猩红色的绒皮沙发上。

  黑色的小西装脱了盖在他肚子上,领结不翼而飞,白衬衫刚扭了一颗扣子,恰恰好露出一小片熏得泛红的皮肤。

  不知谁家的淘气孩子把自个玩儿的仙女发箍戴在了他头上,一摇一晃的,别说还挺好看的。

  周围忙着群魔乱舞,马二睡得天塌不惊,真真是个可爱的宝宝。

  喝高了的袁小妹还是那个袁小妹,硬生生挣扎着掏出了手机给马二来了张纪念照。

  “完,完,完事后,拿,拿,拿去拍卖!”袁小妹舌头都大了,还不忘和另两位伴郎哈哈哈哈大笑。

  还没笑完,胡歌膝盖一软躺地上去了。

  转移阵地,刻不容缓。

  袁弘高瞻远瞩,指挥彭于晏背着老胡打先锋去了。

  

  袁小妹没轻没重地捏着马甜芋的鼻子瞎晃:“甜芋,甜芋,你,你还,行不行了,你怎么也喝上了,啊?”

  大概是被酒气呛到了,马天宇抬起爪子就给了袁弘一巴掌。

  声音挺响的,疼倒是不疼。袁弘嘿嘿嘿嘿嘿笑了一串,当然也是不客气地朝马二那张睡得红扑扑的脸招呼了上去。

  指尖还没蹭上那人的脸皮,另一手出其不意地伸了过来,正正好,悬空垫在了马二爷娇贵的脸上。

  “啪”的一声,比刚才还响。

  马天宇砸吧砸吧了嘴。

  袁弘醉眼朦胧地抬起头,很好,最后一个失踪的伴郎找到了。

  

  “马马,就,就交给你了,嘿,看,看着点,别,别让人把他给,给抱走了,嗝,不……不,不好跟……好交代……”

  袁弘最后的苦口婆心终于被酒精的浪花卷进了思绪的深渊。

  断片的最后一幕,就记得自己信赖的“真男”昊然弟弟,义不容辞地架起了马天宇,一手拿冰矿泉水给他冷脸,一手顺便还怕他热的又给他解了颗扣子。

  

  很好。

  值得信赖。

  袁小妹你棒棒的。

  袁弘,断片了。

  

  【03】

  

  “你们把苹果挂天花板上我们怎么吃啊!”

  “伴郎把伴郎举起来不就吃到了?”

  “快点快点,不要磨蹭了。”

  “谁举谁?”

  “好了好了,Eddie已经把胡歌举起来了。那边两个伴郎怎么没动静啊!”

  “马老师,要不我举你吧……”

  “那不行,我重,你举不动,举不动。”

  “……你没我重吧……”

  “要不我来替马天……”

  “我举你吧,赶紧的。”

  “……马老师……哎哎,马老师!”

  “快点咬快点咬!”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04】

  

  刘昊然拉了把马天宇的胳膊防止他滑下去,这感觉就像扛着一个等身高的玩具熊招摇过市。

  只不过这个玩具熊腰要更细一点,触感要更软一点,闻起来……恩,须后水选的不错。

  而且这个玩具熊还不断地往你脖子上吹气,热烘烘的,带着潮湿的旖旎。

  刘昊然咳嗽了声,一边往另一边梗着脖子一边又迈上了一节台阶。

  不得不说,袁弘眼光真心不错,选在德国古堡这样的地方办婚礼,要逼格有逼格要情调有情调,还有好处的一点便是人群真的散开,各种声音便都被厚重的石壁吸得干干净净。

  世界在渐行渐远间重新归于宁静,唯一陪伴你的,也只有不断路过的人像油画。他们静默伫立,有着闭不上的眼睛和永远缄默的嘴。

  马天宇又一次从肩膀上滑了下去,刘昊然赶紧箍住他的腰,他的脑袋转了小半圈又重重砸回刘昊然的肩膀。

  刘昊然听到马天宇“恩”了声。

  他扭过头,正巧看到马天宇眯着眼睛望向他,似睁非睁,两星子微末的亮。

  皱着脸,蹙着眉,稍稍一个表情就能无尽的委屈。

  刘昊然稍稍拉开他揉着嘴角的手指,看到磕破了的上唇。

  他便确定刚才下巴上那柔弱却带着些微尖锐的触碰并不是错觉,不知道他有没有沾上血,可惜他没有多余的手来确定了。

  “马老师,马老师?”

  刘昊然轻轻晃着马天宇的身体,对方摇头晃脑,跟着他的动作点着下巴。

  

  知道他酒量差,也不至于真的一杯倒吧。

  嘛……大约还是喝混酒的关系。

  啊,看来的确是我的错咯,只好送佛送到西。

  

  逻辑通顺,理由完善。

  

  “马老师,马老师,你醒醒……马天宇,马天……”

  “嘘——”马天宇突然睁大了眼睛,他的手还搭在刘昊然的脖子上,这个时候直接绕过他脖子在唇前做了个安静的手势,一勾一拉,反倒把刘昊然拽的更靠近自己。

  两人重心不稳,施力方直接靠在了墙上,连带着受力方也踉跄了几步。等站稳,居然是个非常标准的壁咚姿势。

  “嘘——”马天宇又嘘。

  “????”

  “不要吵。”马天宇憋着嗓子说的小小声。

  “??????”马老师你等下先不要拽我的领结好吗。

  “……我要睡觉,你不要再吵我,乖……”

  刘昊然憋着气等了会儿,马天宇还跟拉地铁拉环似的拉着他的领结。

  叹口气,于是认命地把领结给解了。

  没了着力点,玩具熊便直往地上坐。

  搬运工也没含糊,一手扶着对方的脖子,一手顺着他滑下去的姿势穿过他的膝弯。

  “说了你没我重,我可是百度了的。”

  抱起来比想象的还要轻松,感觉到失重的刹那,对方就很自然地贴了过来,双手一扣,人也蜷缩地更紧了些。

  乖巧得过分。

  “跟谁练的啊,马老师,这么熟练。”

  

  【05】

  

  “哎我跟你说我到了啊……嗯嗯嗯……在开门呢,嗳我房卡哪儿去了……嗯……哦……在找……急你就让我挂了电话找……嗯嗯……刚到的,我放个箱子就过去了……问还有什么人,等着看新闻不就知道了……嘿,啥叫没跟你报备啊,我不是说了我去德国么……不就是参加婚礼么,明说什么呀,说了你给凑份子钱呀……得得得,知道峰哥你不差钱哈哈哈哈哈哈哈……那等你结婚你把我份子钱给免了吧……怎么还生气了嘿,哪来那么大火气……嗳别气了,我房卡找着了,进去洗把脸就试衣服去了,嗯嗯,想你,想你,想的都快想不起来了……得了,挂了啊,亲爱的。”

  “滴滴——”

  “滴滴——”

  “这房卡怎么开不了门啊?”

  “咳咳,马老师。”

  “……我走错门了?”

  “是。”

  “哦。”

  “……要我帮你拎东西吗?”

  “虽然我知道你是客气客气的,但是我就不客气了,喏,这个给你。”

  “……”

  

  【06】

  

  把马天宇丢到床上还是出了一身的汗。

  刘昊然也把外套脱了,光着脚坐在床边喘气。

  刚进门的时候,就感觉到马老师的西装外套一阵振动,响了挺久的,他也没时间搭理。

  现在蓦然空了下来,那手机又孜孜不倦地响了起来,应和着空调呜呜呜的风声,像一支诡异的二重奏。

  房里没开灯,刘昊然撑着自己的膝盖平复呼吸,距离他一胳膊远的马天宇侧睡着,半张脸埋在枕头里,却偏偏让他一扭头就能看见。

  嗡嗡嗡,嗡嗡嗡。

  刘昊然站起来把那催命手机给扒拉出来。

  “李易峰”三个字就那么正儿八经的亮在屏幕上,想装瞎都来不及。

  说起来第一念头倒是意外马天宇就这么严肃认真的给标注了“李易峰”了,也不换个昵称什么的,都是混圈儿里的,防人之心不可无,马天宇这心,忒大了点。

  如果是昵称会是什么呢?

  峰哥?峰峰?老李?小峰峰?

  刘昊然被自己逗笑了,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可思路开了个头很多时候就收不住,琢磨着真要是昵称怎么样也要换个别人看不出来的才对吧,说起来李易峰给马天宇标注的是什么呢?马二?二爷?不会也是马天宇吧……

  手机还在振,中间挂断了一次,停了没几秒又振起来了,大有一种不把电耗尽不罢休的架势。

  刘昊然吹了吹垂落到眼前的碎发,衬衫沾了汗粘在身上,被风一吹,迟来的凉意。

  这个时候马天宇翻了个身,套着袜子的脚趾猛的戳了戳刘昊然的屁股。

  刘昊然手一抖,给挂断了。

  

  啊咧。

  手机屏迅速地暗了下去。

  黑漆漆的,恍惚一种暴风雨前宁静的气息。

  

  很快,一条短信,来自‘李易峰’。

  马天宇最大的警惕心可能全用在了隐藏信息内容上。

  刘昊然最大的好奇心可能全使在了想用马天宇的拇指开锁上。

  全过程,只迟疑了两秒。

  温暖的指腹,干燥的掌纹。

  绝对说不上是细腻的一只手,甚至感觉起来有着不符合脸的粗糙。

  不知道为什么手指嵌进去的时候很舒服。

  

  刘昊然又握了握马天宇的手,想起一个成语叫“食髓知味”。

  

  此时此刻。

  他们头靠着头,一起趴在纯白的床单上,离得很近。

  具体形容这个距离的话,是一方能看见另一方颤抖的睫毛和微微翘起的唇尖的程度。

  屏幕又暗了下去,这些便看不清了。

  但感觉无处不在。

  

  刘昊然缓慢地缓慢地吞咽了下。

  好奇心、勇气、不安、躁动和其他一些零碎杂乱的东西,随着喉结的滚动被他一起咽下。

  

  算了。

  发什么神经。

  

  然后,手机又响了。

  并且成功吵醒了马天宇。

  

  【07】

  

  马天宇醒来的第一个反应是挥手驱赶不停的振动,正好扇在了刘昊然的脸上。

  可能是做贼心虚的后遗症,那感觉像挨了一巴掌,刘昊然立刻跳下床稍息立正站好,两手贴着裤子缝一瞬间又变回了三好学生的架势。

  马天宇醒的没有很彻底,眨巴眨巴了几眼又阖上了,眼皮裹着眼珠子,手胡乱地摸着床单终于把手机给抓了出来。

  接着立刻就抛远了,整个人都缩进了被子里。

  

  “峰峰你帮我接下,说我再睡会儿就下去……”

  

  【08】

  

  李易峰觉得自己的眼皮跳的很不正常。

  左眼跳完右眼跳,右眼跳完左眼跳。

  财灾灾财分不清。

  助理哈哈哈哈说可能是神经过敏,结果就碰上了老李的冷脸,意识到他可能没心思说笑。

  助理忙说:“李老师别急我给你百度一下……”

  百度一搜拉下来第二条就看到有人在百度知道提问:

  “我右眼皮跳是不是老婆在偷情的反映?”

  李易峰脸又黑了几度。

  噫,山寨谷歌害死人。

  李•社会主义接班人•破除封建迷信•易峰,拍拍屁股一个人找个安静的角落种蘑菇去了。

  

  马天宇从2小时前开始微信就没回,最后一条回复是:

  “峰哥你放心,我这就去找杯饮料冲冲酒,啤的,一杯,没啥事儿哈。”

  还发了个贼笑的表情。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发了七八条信息没个反应。

  李易峰胸有惊雷面若平湖的憋到收工下班打了第一个电话。

  没人接。

  按耐着坐上保姆车回家,打第二个。

  没人接。

  去厨房给自己倒杯水的时候打第三个。

  没人接。

  喝一口,打第四个。

  很大声地拖椅子坐下,玩了会儿手机,时间十分钟刚过打第五个。

  刷了会儿朋友圈,顺着那些记者明星的状态揣测婚礼已经结束了,早该各自回房间休息了。

  打第六个。

  没人接。没人接。没人接。

  李易峰有点坐不住,德国那边已经过零点了。

  他翻着联系录,手指停留在袁弘电话上,犹豫了下,还是不想打。

  点进微信,还是没有人回。

  李易峰深吸了口气,觉得自己的确是有点神经质,可能睡了呢。

  ——放屁,睡之前哪有不回我的道理?

  李易峰开始打第七个电话。

  响了很久,却没有像之前的几个一直等到忙音,而是直接被挂断了。

  李易峰磨了磨后槽牙,点进短信给马天宇发信息。

  “?”

  没回。

  等了三分钟都没回。

  李易峰居然笑了下,给自己冲了杯咖啡。

  工作了一天的疲倦烦闷统统消失不见了,被一种更有实质的情绪碾成了渣渣。

  打第N个。

  

  通了。

  

  【09】

  

  “马甜芋,别老看手机行不行。”

  “不——行——”

  “你是来给我当伴郎的哎!”

  “这不正化着呢么,我就回个微信……”

  “马甜芋,你看我一下行不行!”

  “有老胡看你呢哈,不差我这一个。”

  “唉,女大不中留。”

  “是是是,袁小妹终于是嫁出去了。”

  “噗。”

  “昊然你笑谁呢!”

  “我就笑笑,觉得好笑。”

  “不对啊,你跟马天宇才刚见面吧,我怎么觉得你对他挺亲的呢?”

  “老袁你嫉妒我人缘好就直说。”

  “毕竟我是听马老师歌长大的,‘你这该死的温柔,让我心在痛泪在流’……”

  “别别别,求别唱了,要脸要脸。”

  

  其实我还玩古剑奇谭呢,马老师。

  刘昊然耸耸肩,转过身让化妆师给他弄头发去了。

  

  【10】

  

  刘昊然没怎么拍过古装片,但是爱看武侠小说。

  高手过招,讲究的是敌不动我不动,以静打动,以快打慢,窥探破绽,一招制敌。

  

  李易峰没怎么看过武侠小说,但古装片还是拍了不少。

  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和马天宇演的方兰生一起关在地下皇陵里。

  孤男寡男,生死存亡之际,他说……

  李老师,收一收。

  

  总而言之,刘昊然到底还是接了李易峰给马天宇打的电话。

  他当然没有先开口,而李易峰福至心灵的问了一句:

  “谁?”

  “李老师您好,我是刘昊然。”

  “……”李易峰想起来这是那个95后小伴郎,心里有点意外,“马天宇呢?”

  “马老师在睡。”刘昊然说完感觉有点奇怪,赶紧说,“就在我旁边……”

  诡异的气氛迅速升级了。

  “把电话给他。”李易峰努力维持着顶级流量的四平八稳。

  刘昊然觉得李易峰的语气听着怎么拽的二五八万似的。

  他“唔”了声,提着电话拿开一点,又放回到耳边。

  “李老师,马老师睡太熟了,醒不了,要不明天让他回你吧。”

  李易峰心里骂放屁,骗谁啊,我连他一点呼吸声都没听见。

  “你把电话放他耳朵边就行。”

  “这样吵醒他不太好吧?”

  李易峰努力压抑着内心的烦躁,在外人看来,也就是把手机从右耳朵边换到左耳朵边而已。

  “……他怎么了?”

  “酒喝多了。”

  李易峰啧了声,很小声,但刘昊然还是听见了,不知怎么的,心里挺爽,于是好心的补了句:“大家闹得开心,没收住。”

  李易峰沉默了几秒,话又绕回来了:“你把手机给他。”

  “马老师真的睡熟了。”

  “没事,我就喊喊他试试。”

  刘昊然脸上快速地笑了下,心里翻了个白眼。

  “……那我帮你吧。”

  可惜没有第三人旁观,看不见刘昊然此刻露出他那招牌的虎牙笑容,他很熟练这个表情,如无数次在大小荧屏上做的那样,健气的,带着点小小的坏。

  一种初生牛犊特有的“不畏虎”的勇气。

  他俯下身,一手握着手机,一手摇了摇马天宇的肩膀。

  李易峰就听着刘昊然用与刚才完全不一样的语气,在听筒里喊:“马天宇,马天宇,天宇……能醒么……”

  李易峰模模糊糊听到一声嘀咕,还没仔细听清是不是马天宇,那边另一个清晰的声音就盖过去了:

  “李老师,马老师真的醒不了。”

  李易峰捏了捏鼻梁,觉得今天的咖啡真是泡苦了。

  那边大概是等久了不见李易峰说话,便又语调轻快地自顾自说了下去。

  “你要有急事就跟我说,我帮你写个便条贴他脑门上,保管他醒了第一眼就看见。”

  “你跟他很熟吗?”

  “他没什么架子。”

  李易峰一瞬间没了什么脾气,就像原本鼓鼓囊囊的气球,一下子被放了气。

  疲倦感占据了空出来的位置。

  “他没怎么样吧?”

  “就喝多了。”

  “喔,那啥,就……给他被子盖盖好……你笑什么?”

  “就……觉得你俩关系还真挺好的。”

  李易峰憋了又憋,憋了又憋,还是没忍住。

  直接挂电话了。

  

  【11】

  

  肯定比你跟他好。

  

  【12】

  

  马天宇第二天从房间出来的时候,正好遇到晨跑回来的刘昊然。

  两人打一照面都是一愣。

  不是伴郎的马天宇头发软软地耷在脑袋上,一身做旧的牛仔衣裤。

  品味一言难尽,冒出的胡茬毫无偶像自觉。

  但还是好看。

  刘昊然在心里对自己嗤之以鼻。

  马天宇盯着刘昊然看了几秒,眼角一弯露出笑来。

  “早啊。”就像第一次见面那样。

  真挚的,自然的。

  刘昊然盯着他的眼看。

  没觉得多点什么,也没觉得少点什么。

  什么都没有改变。

  “一起吃早饭?”

  马天宇说完就自顾自往前走。

  刘昊然大概期待他能说点什么的,关于昨晚的,那杯果汁也好,那通电话也好。

  但什么也没有,他仿佛全都忘了。

  或者根本不在乎。

  马天宇已经开始咋咋呼呼的说起德国的天气和周围的景点来。

  比如他正说的巴登的晨光已经落在了他的肩上。

  

  马天宇脚步轻捷,得紧走几步才能跟得上了。

  而刘昊然没怎么停顿地就跟了上去。

  

  【13】番外1

  

  老袁,马二的醉酒纪念照还拍吗?

  

  【14】番外2

  

  提问:马天宇消失的领结到底哪儿去了?这带给我们什么启示?

  

  【15】番外3

  

  “马天宇,你嘴角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

  “怎么破了?”

  “破了就破了呗。”

  “……峰峰,峰峰,峰峰……李!易!峰!你要干嘛!”

  

  【16】番外4

  

  提问:本篇科幻小说中,主人公马天宇到底打了多少个人巴掌?


  The  End

  

=================

因为这篇不能算全架空,所以写的不能太丧,很遗憾,不能宣泄我内心的万分之一洪荒。

求回复交流心得体会,八心八箭。

评论(55)
热度(241)
©〓打人不打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