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就用来放放rps吧。
谁当真谁傻,ok?

[霆天]双响炮(一发完)


截完图才发现我的电量充满深意

【RPS勿当真】【RPS勿当真】【RPS勿当真】

特别没节操,特别没逻辑,特别随便!!!!!!

但我觉得挺甜的

▂﹍▂﹍▂﹍▂﹍▂﹍▂﹍▂﹍▂﹍▂﹍▂﹍▂﹍▂﹍▂﹍▂﹍▂﹍▂﹍▂﹍


William的手机屏保居然是个美少年。

Miss吴边快速浏览合约边三心二意的调笑,William很认真的指出“这不是美少年这是美少男来着”。

末了他摘下眼镜又补充一句,“和我差不多老的。”

Miss吴被他这莫名其妙的话逗得咯咯直笑。

其实看起来一点都不老的William长得很帅,剑眉薄唇,八块腹肌,此刻握着杯柄的手腕从松了一颗扣子的袖口里露出肌肉紧绷的一截,若隐若现是龙飞凤舞的黑色纹身,分外性感。他留意到Miss吴的目光便收回手支着下巴,专注凝望过来的眼神让风骚出名的吴小姐狠狠体会了把久违的少女怀春。

“那这到底是谁啊,明星啊?”吴小姐娇问的心猿意马,鲜红的指甲一步两步地抚上William的手背,William笑着不说话,倒是利索地把手机翻了个面朝下。

Miss吴越发似娇似嗔:“包养的啊,不敢说啊?”

William性感的唇线嗤一下拉开更明显的弧度:“我不认识他的,怎么包养哦。Miss吴,赶紧签合约啦。”


严格来说,William不能算不认识他。

他知道他英文名叫Ray,知道他喜欢穿各种软宽松的衣服,知道他喜欢白球鞋,知道他爱吃各种加水果的奶油蛋糕却又爱喝不加一点糖的苦咖啡。

知道他发呆的时候喜欢用三个手指轮流的点下巴,假装撒娇的时候会故意嘟嘴鼓脸。

知道他脖子贴近下巴那有颗小痣,知道他皮肤不白但用力一压就红一片。

知道他的M字唇舔起来是软而湿暖的,脱他裤子的时候他就会笑得好大声,做的狠了就死扒着你在耳边发出唔咽般软糯的抽泣声,倒真跟欺弄一只奶猫一般,根本停不下手。

但William也不能算真的认识他。

他不知道他的中文名,也不确定Ray是不是编了诓他的。

不知道他住在哪里,做什么工作。

不知道他除了和自己在一起的时间以外还干些什么,遇见哪些人,说哪些话。

William和他唯一的联系方式就是一个电话号码。

William给他的标注是「小疯子」。

小疯子给他发来一条短信,点开是一张照片,他扯高气扬地仰着下巴,架着黑框眼镜,对镜头毫无包袱地露着鼻孔,身后是川流不息的人群和正在变换的交通灯。

William笑起来,心情好好。

半个小时后,他来到了那张照片背景所在的街道,在一个喷泉池子边看到了正在一口一口舔冰激凌的Ray,最后一段路不能开车,William是小跑过来的,现在看到他便脱了西装挽在手上,一边松领带一边往Ray那儿走,Ray也看见了他,笑得眼睛眯起来,不知道才开心什么。

却让本来就很开心的William一下子更开心。

红灯变绿灯,William轻轻松松扣上对方的脖子分享最后一口冰激凌。


嗳,所以就只是炮友嘛。

还是天降的炮友。


William会认识Ray源于一条发错的短信。

点开是一个少年在喂一群小鹿,他一手高举着手机一手朝后放的很低,一群鹿挤挤挨挨伸着舌头舔他手掌上的饼干,少年脸上是又怕又兴奋的神色,红润的唇瓣间露出一排小白牙。

William看一眼发现是陌生号码,却鬼使神差回了个:「?」

等了一两分钟对方都没有再回复,William的目光凝在少年脸上,阳光晒得他鼻尖冒汗让他忍不住用指腹擦了下屏幕,屏幕切换,少年的脸消失。

William切回照片,又盯着看了会儿,短信还是没有回复。

他知道这个喂鹿的公园,距离他家有一个半小时的路程,William想自己大概是疯了,却起身捞起了车钥匙。

到公园的时候,其实已经要闭园了。

William下了车就靠在车门上,一声不响地盯着游人三三两两地从门口走出来,等了很久,人越来越少,天空一点沉似一点的暗,倒是和William的脸色相得益彰。

大概因为生意人的关系,已经吃亏了就非得等到走完最后一个人不可,等到工作人员都走干净,等到园里就剩下一群傻逼鹿,才回去,才甘心。

当时的William的确存了这样的心思。

好在他要等的家伙很快就出来了。烤了一下午太阳的头发泛着最后一点阳光,白衬衫,牛仔裤,原本照片里的牛仔外套现在系在了腰上,越发衬得他长胳膊细腿腰段好。他走的很闲适,眼睛四处乱看像第一次打量这个世界,冷不丁就撞上一具硬邦邦的肉体。

William在对方错愕的目光中摇了摇自己的手机,少年有着比照片上看起来更大更亮的眼睛,滴溜溜打量William的时候灵活的不行,他退开些距离,拧着眉思考了好一会儿,才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发错了啊。”

他的声音含着轻糯的鼻音,甜软的像不轻不重在听者耳朵上捏了一把。

“是谁都不知道你就过来,你是不是sa(傻)呀?”

“你等了多久啊,你咋不说话啊?”

“你看着我干嘛啊?”

“你该不会是……来找艳遇的吧?”

“那要不要做啊,看你挺帅的也就比我差一点喏。”

还没等William反应过来对方就爆发出一阵杠铃般的笑声,他自我得意的抖着身子,一只手不自觉地拍上了William的胳膊。

William一点不觉得生气,耐着性子看他笑,一会儿看看他抖动的腮帮,一会儿看看他头顶的发旋,一会儿看看长长的睫毛,沁着汗的鼻尖。

William伸出手终于擦掉了那点块干的汗。

“做啊。”他说的气定神闲,在少年一下子噎住的气声里,把人扛了就走。

之后嘛……

怎么说呢。

5.0排量的真皮车震起来就是不一样啊。


William从没想过他和Ray会真的开始一段稳定的炮友关系。

不过在Ray给他发第二条短信的时候,与其说他在思考他们间的关系,不如说他几乎立刻就开始思考这张照片到底在哪儿拍的。

第二张照片的主角站在海港口,风吹乱他的头发,吹卷他的衣领,把他的嘴唇吹得干干的特别需要人润一润。

这一次William只花了20分钟就到了照片中的海港。

少年,应该说是长得看起来像少年的男人正撅着屁股在看港口处的投币望远镜。William站在他身后,边等他边感叹他这样哪里有快30岁的样子,不过他是真的成年很久了,这可是在车里准备Round 2的William咬牙切齿憋着劲给再三确定的。

“William你好啰嗦哎~”Ray的裤子卡在膝盖上,白衬衫被撩起团在脖子上,他脸颊熏得红红的,嘴唇被咬的红红的,两丁乳///尖沾着口水也是红红的,一开口却还是耍赖泼皮的调调,“哎,你车里这个碟子可以看蓝光哎!”

遵纪守法善心人士Mr.William觉得自己牙根有点儿痒痒。

他腰杆一挺,顶的那头软软的头发在真皮沙发上蹭的更乱,“想看色///情片啊,这就演给你看咯!”

William深吸一口气,走过去圈住那套在白色防风衣里的身体。

接吻,还是那么美好。


有一张照片是Ray不知怎么跑去了拍古装片的片场,William为此推了一个展销会,连夜坐高铁赶了过去。

挺神奇的,好像不管等多久,Ray都会等他。

看到William的时候总是眼睛最先亮起了,就像幼儿园门口等父母来接的孩子一样,怕了一天终于松口气似的。

William觉得自己被Ray带坏了,脑洞有点大。

说好去酒店的,结果Ray贪玩,在人家片场溜达被抓去客串了个龙套,Ray仰天大笑我就是美啊没办法,顺便还连累了冷着脸的总裁先生。

那是他们第一次打野炮,Ray科普这个词汇的时候很嘚瑟很显摆,忽视他正被一杆大枪捅得一冲一冲的,得双手死撑着墙,还得靠William箍着他的腰,才能不软到地上去。

他们面前是灯火通明的人间戏台,身后是蚊虫飞舞的小树林,头顶漫天星斗,脚踩春草初生。

“弟弟,这是教你练功嘛,屁股再抬高一点。”William一边肏一边念着分配到的台词,还顺便自由发挥。

“William老师,您,您,哈……您,还,还没,哈,下戏呐。”Ray努力扭着脖子看身后野合的炮友,他这一扭腰,内里便又不自主绞紧了一番,搅得“敬业”的William老师更加入戏。

“里为什么不听话。”William应剧本要求,打了Ray一巴掌,可惜打在屁股上,白肉颤颤,手感百分百。

Ray急促地喘了好几下,没能第一时间犟上嘴,眼圈居然都憋红了,嗓子里吚吚呜呜很入William的耳。他背着身子,汗津津的手猛得拧了把William的腹肌,手劲一点没留,疼得正冲锋陷阵的某人狠狠吸上一大口气。

“是你不是里啊。”Ray坏笑了,即使还在上气不接下气,在William眼中,Ray正随着William的韵律晃着下巴尖,额发被打湿了一捋捋粘在他皮肤上,真心可爱的过分。

William凑上去和他接吻,迫不及待,他们之间没有什么打炮不打啵的矫情规矩,他们那么契合,碾压彼此嘴唇的力道角度,连每一丝褶皱都那么熨帖,不接才是傻瓜。

一个深吻只让他们更加情动。Ray的眼睛湿漉漉的,William的呼吸也湿漉漉的。

“哥。”Ray颤着嘴唇喃了一声,台词。

William哥哥缴械了。


1,2,3,4……

William的手机里渐渐有了11张Ray的照片。

他是他通讯录上的「小疯子」,他是他通讯录上的「大湿胸」。

“你倒是动一动啊…… ”

Ray骑坐在William的胯上,硬的发烫的小兄弟在八块腹肌上拖行出亮晶晶的水迹。他动着屁股,牙根发颤,快感像耙搔背脊的羽毛,撩得人头脑昏聩,却就是攀不上顶点。

“是你说要骑马的嘛,免费给你当马开心不开心?”

William眨着眼睛一派无辜仿佛邀功一样的神色刺得Ray又是一声闷哼,他有些赌气的俯下身子,双手一搂对方的脖子就不动了。

“爸比我要骑电动马马,一块游戏币动一个小时的那种。”

William又翻白眼又兴奋,大腿根一阵抽搐,在内心好一会儿瞧不起自己。

他曲起腿拱得人更贴自己,下面肏的也更深些,听着Ray又粗了几分的呼吸,满意地嘬着他脖颈上一小块皮肤吸了会儿。

大概真的累了,Ray也就惬意地哼了哼,没怎么反抗。

“要爸爸疼你也可以额,来告诉爸爸你给我在通讯录里备注了什么?”

“唔……”Ray没抬头,含含糊糊地舔了口William的肩窝,有用小牙尖磨着硬肌肉撒娇,屁股也跟着又缓缓地磨了起来,磨的William也开始口干舌燥,气息不稳。

William不耐烦地抓过自己床头的手机,小疯子他设了快捷拨号,终于用到了一回,马上另一边床头手机嗡嗡嗡想起来,William抱紧Ray的腰一个翻身,自家小兄弟也颇撑场面的在Ray的肉xue里滚挞了一把,Ray刺激得脚趾一卷,脚尖擦过William与他纠缠的小腿。

William蹙着眉盯着Ray手机上那串熟悉的数字。

忽的就有些火气,直起身子,支开脚,掰开臀肉一气猛干的时候就有些压不住的泄愤意味。

这味儿太浓郁了,搞得嘴贫爱好者Ray都不吱声了,察言观色,抿着嘴恩恩啊啊唔唔,跟猫受委屈了又不敢高声嚎一样,三分哀怨七分讨好,嗯得William的火越发下不去。

“不是挺会说的吗,怎么不说话啦?”

非让人领一顿十足肉杖不可。

等终于卸了火气,Ray同学已经被肏得双腿都合不上了,散架了似的被William心满意足的整个裹在怀里,还沾着薄汗的有力胳膊夹着Ray的肩膀还捞过来了他的手机。

“来,想个名字把号码好好存了。”

William晃着昏昏欲睡的Ray,他开不了锁,掰着Ray的小指头试密码,试一个亲一个。

Ray是真装睡不下去了,一肩膀顶开人的手,可整个人还是软的,绵绵地靠在人肩膀上。

结实的,有力的,满鼻都是熟悉的味道。

Ray的脸有点红,还好混在未退的情热里,分不出来。

“手机不防水的。”他说,声音软软黏黏,粘在William的皮肤上,再也抖不掉了。

Ray的手指摁在键盘上,他看了William一眼,深深地,又看了一眼,看的William心砰砰乱跳,一下下隔着胸腔敲击Ray的背,也不知道他发现了没有。

“就叫大湿胸啦……”Ray一边啪啪啪地敲屏幕一边用眼角睨William,“满意了没,哥~”

不管William满意不满意,在Ray身体里胀大一圈的小William起码是满意的。

Ray哼哼唧唧地退出界面,休养生息,那边的William就按了快速拨号。

“你再搞张照片嘛!”

“你怎么跟小孩儿一样啊!”

“你搞不搞?”

“搞你裸照啊!”

“给你拍啊,羡慕你哥这身肌肉就直说,你哥疼你。”

“嘿,你还闹上了啊~”

William随手掐了把Ray的痒痒肉,挠的人在粘腻的怀里躲得更加粘腻,还真不怕擦枪走火就怕不能天雷地火。

“赶紧放照片!就这张了,我好喜欢,传给你!”

“好丑啦,什么审美,我不要,别传别传~嗳,你当谈恋爱啊!”

一下子,都消停了。


他们的每一场约炮都像一场心照不宣的游戏。

一张Ray的自拍照,William就千山万水去照片上的场景找他。

有时候是特别明显的地标建筑,有时候却是似是而非的红色邮箱。

他总能找到他。

他总在等他。

为什么呢?

没人问。

遇上了就笑一笑,手可以拉,肩膀可以撞一撞,有时候还能去吃个饭看个电影再干炮,几乎给人在扯朋友的错觉。

但不是。

他们只是两个最熟悉的陌生人,每每都仿若在旅行中相识,情之所至,顺水推舟,一晌贪欢,天亮就匆匆分手。

连离别都够不上。

11张照片的时间间隔最短有三天,最常有一年。

William不认识Ray的,怎么包养他,想打电话主动约他都不敢的。


William很忧郁。

对着屏保生气。

“合约签啦,他到底是谁,长得好可爱啊。”Miss吴伸手去够William的手机,被男人宝贝一样地护在了掌心底。

“他是我的男朋友。”


手机震动了一下。

一个人发呆的William瞪大眼睛看着屏幕上出现的「小疯子」。

点开。

照片里一栋高高的建筑,却没有人。

这房子看着好眼熟袄,怎么好像是我的楼?

门外秘书小姐正准备敲门,新来的创意总监看起来好帅好好看,他的眼睛好亮哦,他的嘴唇好软哦,嘤嘤嘤。


William站起来一半的身子又猛得坐了下去。

他一眨不眨瞪着门上映出的人影,攥在膝盖上的拳头微微发颤。

怎么样,也要你来找我一次才开心的。


“陈伟霆先生你好,我是马天宇。”


The End


写的挺糙的,逻辑不能深思。

是的,我也觉得特别莫名其妙,都怪马二发微博【不

一个霸道总裁行不行了,都怪霆哥到后面太宠老婆,发挥不出叶良辰的霸气,最终沦为一个怂逼外来务工人员【够


评论(27)
热度(214)
©〓打人不打脸〓 | Powered by LOFTER